最热

一个北京的哥说

2020-11-16 17:26

的哥几块大屏锁定打车软件,既收小费又拿奖励

去年12月支付宝就曾联合快的打车投入一亿元补贴乘客,快的打车公关总监叶耘:

程师傅说,因为嘀嘀这样的打车软件存在,路边招手的打车乘客几乎在高峰时段很难叫到车。

一块大屏平板开着“快的打车”,一面在用手机上“嘀嘀打车”不断抢单,这成了现在北京出租车上的又一道“风景”。昨晚,记者刚上出租车,就看到的哥程师傅在通过“嘀嘀打车软件”抢到了一单从真武庙到良乡的“大活儿”,在业务移交给同在酒店门口等候的刘师傅后,还不忘叮嘱一句,记得让乘客加好评。

北京出租车为什么不好打?

为什么出租车司机对打车软件趋之若鹜?据了解,有了打车软件,的哥们一面拿乘客的加价小费,一面拿软件公司的抢单奖励,普遍收入大增。

打车难”一直是在北京工作生活的人们遇到的老难题。记者调查发现,随着打车软件逐渐的被出租车司机所青睐,现在的北京街头,挂着“暂停牌”从身边飞驰而过的空出租车越来越多。乘客抱怨,打车软件反而让车更难打了。

无独有偶,除了北京,近段时间,很多上海市民也普遍感受:出租车招手拦不到、电话打不通,只有通过打车软件加价后才能订到车。在正在召开的上海两会上,就有政协委员就此递交提案,直指“打车软件”是扰乱出租车市场的元凶之一。

打车软件投入血本抢占市场,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,这会不会让本来就因“打车难”饱受诟病的北京出租车市场更加不堪一击?天下财经将继续关注。

程师傅透露,为了抢单方便,司机们都纷纷换了三四千元的智能手机。一个北京的哥说,因为硬件装备升级加上巧用打车软件,上个月他的收入因此多了3千元。

记者:您现在是优先考虑这些打车软件叫的车?

记者:像我们这种在路上打车的就更难打到车了?

而就从今年1月10号开始,“嘀嘀”打车也开始向每一笔用微信支付车费的订单发放补贴。嘀嘀打车联合创始人吴睿说,目前已经花了2000万用来奖励。

程师傅:给你抢了一个到良乡的啊,赶紧给他打电话,跟他联系就行了,接了他以后记得把评论给我登上。

据了解,除了打车软件,高德地图也推出了“越打越有钱”活动,新版的百度地图也增加了在线打车服务,接入的是“嘀嘀”的在线打车应用。

吴睿:我们目前是跟微信在合作一个微信支付,微信支付这一块现在是一天一个的哥抢到5个订单就多个50块钱,如果作为一个乘客一天有3次打车,每次会减免他10块钱。到目前为止总共花了2000万了,而且势图很猛,增长速度非常快,计划临时决定再投入2亿元的补贴,补贴司机跟乘客。

叶耘:免单是司机跟乘客双向的,比如说这一次打车花了30块钱,如果正好触动免单的话,乘客司机各得30块钱。

政协委员:“打车软件”是扰乱出租车市场的元凶

程师傅:我肯定考虑软件叫车,如果我同时这有一个客户,嘀嘀响了同时叫车,那我肯定选那个(嘀嘀打车的)。

程师傅:肯定是不好打的,你问司机,司机他不走,他休息你不能拦着他不让他休息吧。

程师傅:司机你得把自己的硬件准备好,得换好手机,像我这车装一个车载wifi,用两部手机,一部装嘀嘀,一个手机装快的,两个手机都放在车上同时抢活用。

打车软件竞争激烈,烧钱抢市场份额

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北京市出租车6.7万辆,而的哥程师傅目前在嘀嘀打车软件上的排名是五万多,照此计算,应用打车软件的北京的哥已相当普遍。那么,为什么打车软件如此横行市场?答案是打车软件背后有互联网巨头撑腰,投入数以亿计,“烧钱”抢占市场份额。

程师傅:每个月他都有奖励,奖励的话我到时候兑换就完了,我的排名现在在北京都是5万2千多了,如果我要说正常地好好用的话,一个月几百块钱应该没问题。

最新

推荐